行業動態

比爾蓋茨:科技革命引領教育進入下一階段

2016年4月29日  未來之星

圖層-1.png

ASU-GSV美國教育科技峰會,在會上,比爾蓋茨發表了精彩演講,他圍繞“科技革命如何引導教育進入下一階段”的主題,重點分享了科技革命如何幫助學校和老師提高教學效率和效果,以及蓋茨基金會將如何促進這種變化。

以下為演講原文:

過去幾年,大部分初創企業都在專注于應付考試,但我認為下一階段的行業重點應該在如何幫助學校和老師提高教學效率和效果上。

此次,我想重點談論科技革命如何引領教育進入這下一階段。在座的各位都是能夠促成這件事的人,而我也相信,科技能夠使教育驚艷眾人,不僅僅是在美國,而是在全世界。為了完成這一目標,我想與大家分享我們基金會正在做的事情,一些很好而且很有意義的事情。

我們的基金會已經在美國教育上花費了幾十億美元,不過在此之前,我們首先需要搞清楚現在這些學生是什么樣的,以及我們怎么才能很好的服務于他們。

現狀:美國目前的高等教育仍不夠有效

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中學的畢業率為81%。這個數據似乎很漂亮,但中學畢業僅僅只是完成了教育的一個小階段,真正阻礙大多數學生繼續深造的是高等教育。

目前,僅有12%的非裔美國人、25%的西語裔美國人和50%的白人學生選擇進入大學。

這一極其低的數據引出另一個糟糕的現狀:超過一半的大學就讀生在六年內拿不到畢業證。這說明,現在的高等教育系統對學生來說并不那么有效。

同時,我們發現大學學生結構也在改變。目前正在攻讀高等教育的學生中,40%的學生超過25歲,這說明很多人都是離開學校幾年后,為了改善自身的職業狀況而再次返回學校;1/3的學生是家庭成員里第一個讀大學的。

這些人稱之為現在學生群體中的“新大多數”(the new majority)。

同時我們也關注于美國的就業市場,它也在發生變化。根據喬治城大學教育與勞動力中心的研究預測,到2025年,2/3的工作將需要高等教育學歷。但按前面的數據,拿到這些學歷的學生明顯不足,將導致1100萬的人才缺口。很明顯,我們確實需要讓小孩接受更高等的教育,而且這個高等教育體系需要在本質上被改善,以便讓更多孩子進入大學,并能有更高的畢業率。

目前,像編程訓練營這類新興的教育提供方式,在傳統教育體系之外給予學生提高工作技能的其他途徑,這很好。但我們仍然需要關注科技在教育體系本身的表現,去思考為什么有些教育產品表現得不好,到底哪些產品不錯,以及如何最好的發揮這些產品的作用。

基金會:我們的工作重點

基金會在教育領域主要關注以下三個方面:

1、關注那些有效的個性化學習產品

我們關注了很多這類產品,其中一個正在資助的項目叫Big History Project。它將天體物理學、化學、物理學、地質學、生物學、人類學等跨學科知識融合在138億年的宇宙史中講述給學生,讓學生對科學形成一個大體的認識框架。這個產品重新定義了小孩學習科學的方式,目前已應用于1200所學校。這類產品還有很多,比如NewClassrooms和ThinkCERCA就分別為K 12學生學習數學、掌握讀寫能力提供了全新的學習體驗。

我們也關注于高等教育中的補償教育,需要接受這一教育的人遠比有機會接受的人要多得多。在過去七年里,基金花費了超過5000萬美元與政府合作,重新設計這些課程。

 同時,我們通過the Next Generation Courseware Challenge等競賽,支持那些在比賽中獲勝的初創項目如Acrobatiq,Smart Sparrow和Lumen Learning,讓他們有機會與敢于嘗試新技術的大學合作,為學校提供個性化的學習體驗。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產品是iPass,它是一款顧問工具,能夠幫助學生更好的規劃自己的課程。我們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大學擁有這樣的顧問系統,這非常有必要。

 2、建立證據基礎來評判產品是否有效

隨著教育工具和服務的激增,了解教育科技產品是否有效變得越來越有必要。LEAP Innovations這個組織就在做這件事情,它針對個性化學習產品提供了行之有效的評估方法。我們也有像Graphite和EdSurge這樣的網站,能夠與大家共享產品體驗。

總的來說,分清產品的好壞需要很長的時間。對于創業者,這意味著要對教育者進行深入調研。

 3、采用那些被證實有效的教育科技

未來,學校的基礎設施將得到極大提升,教室也會變得很不一樣。這不僅僅是說安裝了一些電子設備,而是教室的整個布局都會變得個性化。

 目前已經有先驅者正在嘗試這一點,Summit Public Schools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它和Facebook聯合開發了一種在線教育工具—PLP(個性化學習平臺)。這一軟件能將整個學年的課程放在一起,形成視覺化的項目圖,而學生可以在日程表上安排自己的學習進度、選擇學習材料并參加考試。通過PLP,老師也可以評估學生的學習情況,并與學生配合,共同確定新課程計劃。

今年,Summit Public Schools推出了為期2周的“Basecamp”項目,讓來自美國初中和高中的21位教育工作者體驗Summit Public Schools的教育模式,使用PLP進行教學,并探討這些新理念如何運用到自己的學校中。

還有一個例子是Next Generation Learning Challenges,它和Summit Public Schools一樣為創新者搭建了交流和合作的橋梁。

 總之,越來越多的學校開始借助教育科技提供個性化教學,這是趨勢。

我堅信科技的潛力,也相信科技在接下來的十年里一定能驚艷到大家。歷史上,很多有野心的夢想最終都被實現,比如登月,又比如基金會推行的全球健康計劃;相信我們在教育科技上的夢想也不例外。我們的基金會將盡力給予大家支持,因為我們相信在座的教育者們正努力在做的事情;我們希望與你們合作,共同為縮小美國教育水平差距而努力。

 Q&A

以下是比爾·蓋茨演講中問答環節的文字實錄,引自“壹品”公眾號的文章《GSV系列報道丨比爾·蓋茨:展望教育科技》。

 科技應該怎樣造福于老師,又將怎樣改變教育的未來?VR技術是否應該大量應用于個性化學習?新的學習模式到底應該是怎樣的?蓋茨在問答環節給出了他的答案。

 主持人:在我看來,身處個性化(學習)之中,在對適應和個性化的含義有了更深的認識后,我們將要到達一個公認的轉折點。您對于未來五年有什么看法呢?您對于K-12和高等教育究竟有什么樣的預測呢?

 蓋茨:個性化學習的定義十分明確。但是我認為在此之下還會出現許多新事物。

 數學是最為直接的,因為在評估知識掌握程度方面十分高效,比如可以這樣說:“好,如果你們真的能回答出這些問題,我們就繼續學習其他部分?!边@要比寫作或者歷史具體的多。

 在上一次參加峰會時,我很驚訝地看到,他們把不同方面結合起來,讓學生在學習中擁有一定的選擇,并讓他們對需要做什么有了實感。

 中介理念讓學生從中可以了解到自己要完成多少任務并進行選擇,這在學生和教師之間構建了一種新型關系。所以,我對于它在數學上的應用抱有希望,在接下來的五年中,我們可以廣泛推行這一理念。

 這的確需要學校擁有開明的思想,因為當你走進那些新型教室時,它們并不只是典型的教室。我們可以改造這些教室的一些空間,所以孩子可以四處走動,真的太讓人驚訝了。但是這需要進行前期投資,并且還要下決定讓所有教師參與到這一新模式之中。

 如果你可以讓每個老師都參與布置現有的實體教室,那么就會簡單地多。有些東西可以保留。但是最大的問題在于你如何改變這些東西——這是在學校范圍內做事情的一種方式。

 進入高等教育階段后,這就更直接了,因為存在這樣一個假設:大部分學生都是積極主動的。學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在這一階段(高等教育)中的交互性和個性化——尤其是在補習課程之中——我們看到了巨大的回報。

 主持人:今年的峰會上有“明日世界”這一版塊。您覺得這些新科技——虛擬現實、增強現實——會加快個性化學習的采用嗎?

 蓋茨:是的,我認為虛擬現實可以讓事物更加迷人。在一些事情上,你可以擁有多種感覺,即使是在現實生活中無法獲得的。比如說在虛擬世界中造車,你可以坐在那,將不同部分組裝到一起,那感覺幾乎比你在現實世界中更加真實。

 許多關于理解科學和數學(原理)的教學法并不會發生太大改變,因為我們把這些教學放進了虛擬現實架構之中。

 學校并不總是能推動發展。教科書中的資料已經存在很久了。而在一些學科領域,它并沒有發生大的改變。如果我們可以借用虛擬現實來吸引大家,其價值將是無法估量的。

 我剛開始把虛擬現實運用到我所拍攝的一些視頻上——比如說我去一個難民營或者一個發展中國家去真正地制作一部虛擬現實電影。這樣人們就可以真正地了解,看到它是什么樣的,就可以環顧四周感受到它。

 我們把虛擬現實看作是自己正在創造的、處于初期的東西。我們看到許多人參與進來。將其與潛在的概念結合起來,而不僅僅把它當作是消遣。

 在學習科學的時候,我們學到了許多,比如如果把東西做得太生動、太有趣等,就會讓我們無法專心完成目標,無法關注少數的基本概念。所以我很確信我們將會誤用虛擬現實,所有的新技術也一樣。

我真的認為就設計和工程上的東西而言,虛擬現實還會在許多領域發揮實際價值,也很有希望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關于成本,尤其是當你只是需要部手機,并想賦予其新的用途,就不必非得等上十年再著手進行,我們可以先從具有可行性的低端項目做起。至于高端項目,例如花上500至1000美元創造一個環境,并使之成為一個共享的設備,將來我們將會在很多地方加以實施。

 主持人:您和您的夫人梅琳達最令我仰慕的一件事情是,你們非常具有前瞻性。你們熱衷于四處訪問。你們多次訪問過學校,其中也包括一些大學。您能就最近的這些訪問,談談您的體會嗎?您覺得最關鍵的東西是什么?您從這些教育者那兒都得到的哪些可以融入到工作之中的信息?

 蓋茨:嗯,了解一下在線學習的服務對象,你會覺得十分有趣。到目前為止,參與網絡學習的大部分人正是這些成人學生,為他們提供服務相對而言更加困難,因為他們在時間安排上較為麻煩,但從另一方面來說,服務于他們也更容易,因為他們之所以回歸學習,必然事出有因,因而他們有著明確的目的性。換句話說,他們經過了自我選擇,“好吧,我想成為一名護士?!薄拔蚁M@得這個工程學位?!?/p>

 因此,由于網絡學習具有時間上的靈活性,加上這些成人學生愿意堅持下去,他們便成了這種學習方式的首批受眾,這種學習方式也是行之有效的。

 然而,目前也有人或組織,包括ASU,將這種學習方式用于其他一些群體。他們采用了最新的學習模式,這種學習模式的內容相比我們過去所采用的更加具有吸引力,并且更應嘗試推廣至所有人。

我認為,在教育方面有兩種類型的參觀訪問。當你灰心喪氣,并且認為沒有任何可能時,你需要去KIPP學校(即“知識就是力量計劃”)、綠點公立學校、高級技術高中或者Summit這些地方看看,參觀一下他們的教室或者火箭船,這些實際上都是些非常有趣的事情。

 去這些地方,你會發現這兒融合了所有的一切:名師、新方法,這些都會提醒你,“哇,如果我們能為每個學生提供這些,那將是多么令人振奮!”如果你有這種感覺,“天啊,這簡直太棒了!”那么你再去參觀一個畢業率只有19%的大學,或者去市區的一個高中,你會體會到,那兒有種與外界脫離的感覺,他們所擁有的資源僅僅能確保其所處的環境是安全的。

因此,我們有足夠的機會看到這兩方面的情況。我更多地是去那些做的不錯的學校參觀訪問,因為這些最佳范例正是我們想要傳播和推廣的。

 我最近的一次訪問是今年秋天去了阿巴拉契亞地區,我原以為那兒的情況會比較混亂。然而,由于肯塔基州已經在過去的十年間對他們轄區內的學校進行了投資,我們看到的景象十分令人振奮。這些都是公立學校,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這兒學習。社區學校轉向采用一些全新的課程以及更好的專業發展,這種模式著實鼓舞人心。所以,這或許會激勵你再用一到兩年的時間做更多事情。


(責任編輯:小駱)


久久国产精品99久久